博主
姓名:杨一
单位:重庆正合
职位:咨询顾问
访问人数:4836
正文
2019年,重庆一大波开发商哭晕在厕所! (2019-12-18 22:05:46 )

 “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上面,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。”

 

小时候看【血色浪漫】时总会听到这曲调,在当年没字幕的情况下,我一直以为是“我们坐在高高的骨灰上面”,听的我毛骨悚然。

 

现在,我明白了,有些高度,就是坐在别人的骨灰上的。

 

不踩倒别人,你上不去!

 

2019年,重庆土地市场风起云涌,变化诡谲。

 

接下来小殇为大家盘点了重庆开发商最有苦难言的几种现象。


 

一、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

非谢家之宝树,接孟氏之芳”“孟母三迁”等句子都向我们揭露了圈层的重要性。但其实,不是所有的大户人家都愿意待在一块的。

 

就像保利和万华,保利怎么也不会想到,有一天,成都王“万华”居然成了他最大的噩梦。

 

 01.jpg0ebb2dca6ace9f9b861c872d467c3ced.jpg

如果把地价比作女人年龄,这一幕就会是这样:几个年过半百的老嬢嬢在兴奋地商量明天去哪跳坝坝舞,突然间来了一个热辣的女孩,而且还是隔壁班的班花,发出咯吱咯吱的清爽笑声,嬢嬢们一下就不淡定了,摩拳擦掌说要给那女人一点颜色看看,嘴上说是这样说,但没有往上前去动手,毕竟那笑声就已经决定了输赢,那是年轻女人赢了老女人骄傲的笑声。

 

 

保利地价9700元,万华地价5700元。两项目执手相牵,距离不到2公里,但一切又显得是如此遥远,4000元的价差,可能背后的阶层(客户)存在着天壤之别。

 

 

再看杨家坪吴彦祖”——荣安,一人挑落八大门派,终于站上顶峰,大喊道还有谁

 

确实没有了,还有谁能超过你这个万年站岗王,一把扛起重庆地王的大旗。

 

目前已听不到荣安的任何发声了,听说这个项目的投资负责人已经被公司辞掉了,而这个项目也几乎成为重庆所有地产从业者的笑料,人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,幸灾乐祸,不知道这位老兄目前在哪高就。没办法,天黑地险路滑,一失足成千古恨,何况男人们最爱做的就是拉良家女子失足

 

九龙半岛竖立着的两根烟囱,像极了低配版的来福士,希望九龙半岛能有朝天门一半的运气就行。

 

最后来看重钢杠把子——中铁建,四个地块凑了桌麻将。中铁建早早地摆好了麻将桌,等着韭菜来下锅,没料却等来了3位不速之客,一把就把麻将桌掀翻了,自此镰刀碰镰刀,刀光剑影,刀刀见血。

 

中铁建受伤流血了,斜靠在高架上(看地块像不像一个人的背),喘着大气,3家地主在一旁指指点点,小声议论着快看那个人,好像条狗啊

 

11月,市场寒风凛冽,在身旁有9300元的嫁妆的前提下,金融街、金科和世茂依然选择联合拿地,足可见这些开发商们对市场有多谨慎,也对重钢板块有多不看好!

 

 

 

2给一口糖,再给一闷棒

 

 

2018年下半年,重庆土地市场急转直下,重庆本土国企自然成为接盘的第一棒,地块肯定不能流拍嘛,一流拍市场信心全没了,那政府还怎么卖地。艰难时刻,信心比黄金更重要。

 

 

两江置业和重庆城投,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亲兄弟,这次两江置业来接盘,就是左手倒右手。听人说,情侣在一起久了,牵她的手就跟自己左手握右手一样,没什么感觉了。

03.jpg 

 到了20193月份,两江置业换了双手来牵,以溢价26920万元的价格给自己买了双新手套,正荣也将自己在重庆的第一次献给了两江置业,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两江置业就这样毫不犹豫地把正荣射在沟渠里,4个月时间不到,狠狠赚他2.6亿元。

 

 2019年的重庆土地市场,是从3月下旬开始爆发的。彼时,阳光正暖,水中鱼虾游乐悠游,春江水暖鸭最先知。


水土的正荣,西永的华远,空港的蓝光,鹿角的金科和领地,回兴的融信,中央公园的顶融,都是嘉陵江上最先感知冷暖变化的鸭子,把江里的鱼虾吃了个遍,再后面来的开发商,嘉陵江上早已热气腾腾,所剩无几了。

 

同人不同命

 

 

土地市场近期出现了抽砖效应,质素好的地块比质素差的地块价格差不多,甚至好地块价格还要更低些,这就让前面高价格拿差地块的开发商心里不爽了,开始在心里叨逼叨了。

 

不知道懂个先来后到迈

 

 “MD,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

一顿操作猛如虎,定睛一看原地杵

地块体量差不多,容积率差不多,限制高度也接近,产品也差不多,请问这怎么打?

 

你旁边是物流园、工业园区,别人旁边是轻轨站,请问这怎么打?

 

 

坐轻轨来看房的客户,一下轻轨站,客户全被拉到靠轻轨站近的项目里去了,请问这怎么打?

大家都是品牌开发商,品牌溢价力都差不多,平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如果有项目采取恶性竞争,用分销渠道、降价不促销扰乱区域市场,请问这怎么打?


如果是你,你怎么玩?

 

 

 

4、挥刀相向 or 握手言欢

 

遇上不怀好意的对手,你有两种选择,挥刀相向抑或握手言欢。


第一种:只管自家门前雪,哪管他人雪上霜,甚至还要给别人雪上加霜,给他给(白)颜色看看。

 

我地价5000元,你地价10000元,加上建安费、税费等费用,我把定价就贴着你的成本底线玩,玩死你。

 

这时你动弹不得,就像那被孙猴子定住了的七仙女,不过定住你的不是直男孙猴子,而是好色的猪八戒,把你好一番羞辱。

 

石坪桥就有这样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

电建洺悦国际卖23000,旁边的万科彩云湖21000,财信铂云府卖18000。洺悦国际发现这价格卖不动,于是降价到18000销售,旁边的铂云府立马也降到16000,反正你电建的地价比财信的高,别人就可以贴着你的成本底线来玩,你被玩的心里冒鬼火却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。

 

 

还有第二种:区域是我家,开发靠大家,大家伙儿一同炒热区域



这里有个最直接的例子——2016年的照母山。

照母山的成功,除了有重庆一路向北的号角吹响,更有典型开发商扛把子如香港置地和恒大执掌照母山,还有龙湖、金科、融创、万科等TOP开发商扎堆进驻。


照母山成功最根本的是区域选择了中高端的发展策略,离不开所有项目的集体炒作,甚至包括政府对照母山地价的提升(给龙湖返地价)。照母山是北上的第一站,如果照母山垮了,那就没有后来的礼嘉、悦来、中央公园了,政府也就没办法大规模卖地了。所以照母山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


如果照母山所有项目都在中低端市场拼刺刀,那照母山其实就是新的大学城、茶园而已,到时候投资口号就会变成投资不过照母山


讲个题外话,不是有开发商扎堆,区域就变火热的,你看看茶园现在那个衰样,还有龙兴、水土、大学城,包括空港现在也是要死不活。龙兴、水土和空港,都是因为部分开发商短视,犯规抢跑。


水土万科一家独大,百万内轨道精装房打的区域其他盘抬不起头来;

翰学融府控面积控总价,使得龙兴所有中高端项目面面相觑、异常尴尬;

中国摩长期低价倾销,虹吸空港流量;

融创文旅城吸附了西永大学城50%以上的客流;

茶园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开发商,大家伙儿在低端市场里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,融创花园城和鲁能领秀城凭一己之力拉垮了整个茶园的未来。

 

2019年很难,希望2020年对大家都好一些。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04.jpg

 

 

 

 02.jpg

 

 

 

分享到:
阅读 () | 评论 (0) | 转载 | 收藏
文章评论:

对不起,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,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!

Copyright ©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